首页 >  兴业借贷有下款的吗 兴业借贷有下款的吗

“95后”年轻人如何走上网络借贷路

2021-03-24 04:03:24 兴业借贷有下款的吗
导读:“95后”年轻人如何走上网络借贷路约有359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第一贷款网整理编辑,关键词是兴业借贷有下款的吗“95后”年轻人如何走上网络借贷路;主要讲解的内容是小杨走上借贷的背后是,日益频繁、触手可及的网络贷款及电话推销依旧铺盖地,一些金融知识薄弱、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青少年容易被...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兴业借贷有下款的吗 “95后”年轻人如何走上网络借贷路

小杨是一位1995年出生的女孩子,在网贷平台上借款已经持续了三年,目前负债24万。

小杨走上借贷的背后是,日益频繁、触手可及的网络贷款广告及电话推销依旧铺天盖地,一些金融知识薄弱、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青少年容易被网贷平台诱导滋生无节制超前消费观念,年年轻轻就背负了沉重的债务。

记者调查发现,网络贷款行业目前的乱象主要有常将宣传重点瞄准年轻人人群,并以“万元日利率”等概念宣传吸引借款;贷款门槛低,无论是谁、只要成年,只要有手机号、身份证就能贷一笔钱,填写的信息非常随意也可申请贷款。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年轻人网络借贷问题得到了部分全国人大代表的关注。

以贷养贷

她清楚记得第一次接触网贷是在大四毕业后,从抖音app上看了广告,由此点开了人生中第一笔网贷,很快就下款了。

“当时不懂什么利息,只觉得我跟你借6000,一下就能借到,而且每个月只用还600,完全没压力,当时还安慰自己,我能还清这笔网贷的,网贷的额度倒是越来越高了,随便填下资料,就能借到八千、一万的。”小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道。

后来有一次小杨急需一笔借款,偶尔看了“有钱花”的广告,上面写着“最低年化利率7.2%、1万元借一天利息仅2元”,她被这句话吸引了,想着算下来借十万块一天利息也就20元,一个月下来也才600多利息。于是她马上下载了“有钱花”的app查看额度,在绑定了手机和身份证信息之后当即获得了一张300元新客专享的利息优惠券,并提醒“请完善您的个人信息”,填写“职业收入”,页面默认的“职业类型”是企业职员,“税后月收入”是1万-2万,小杨没有改动页面进行了测额,跳转页面显示“额度是20万,日利率0.037%,资质超过了99%的人”,而后需要提交身份证照片、紧急联系人信息和刷脸认证就可以提交信息了。

“这借钱也太容易了,随便填一点信息就能借到钱”,虽然利率并不如想象的低,小杨很快又在“有钱花”上下了一笔贷款,借了1万元,日利率0.037%,按等额本息的还款方式,借满6期还总利息285元。

一开始,她觉得每个月的还款好像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还掉了。但就是因为这么一点,不想跟亲人朋友开口,只好申请下一笔网贷。既然总要借的,只借那么一点点额度,好像又没什么意思,就这样越来越没规划,开始了走上了以贷养贷的道路……

更悲催的是,小杨这个月“瞎点”平台的时候,不小心点到了高炮平台,被强制下款。“我把App删了后,莫名各收到了三个陌生人的转账1500元,还以为自己运气这么好白赚了4500元;结果还款日到了,接到了境外电话的催收短信,人都吓傻了。因为我删了app,也不知道怎么还款,甚至还加到了骗子客服的QQ。最后终于加上了真的客服,重下了app准备还款,看到还款金额我又傻了,五天时间,1500元的到账,还款3000元。但是出于怕被曝通讯录和上征信的恐惧,我还是老老实实还款了。还了款冷静下来查各种资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高炮平台。”小杨说。

有网贷借贷经历的人都有一把辛酸泪。不仅是小杨,陈先生从玖富万卡借了一笔款,其中除了年息之外,其它各种附加名目费用,他感觉自己也进入了被“坑”的行列中。陈先生贷款15000元,分成24期还款,每个月还款1074.98元,算下来总还款额是25799.24元,然后签订合同金额是23121元,在确认借款的时候页面会弹出一个“服务套餐消费明细”,上面写着“以下为包含玖富普惠网贷撮合服务及其他第三方专业机构服务的服务消费套餐,第三方专业机构服务非玖富普惠提供,会员客户选择并认可并自愿采购支付以下三方服务消费,这几项费用分别是担保费用1124元、网贷信息技术服务费1319元,信息咨询服务费697元”。

“乍看之下,最终还款确实比合同金额高2678.52元,利息不算高,但年化综合资金成本高达30%以上,我借的也才15000而已,杂七杂八的就被扣了8121元,而且最终还要根据利息和期数来还款,这笔费用就高得吓人了。”陈先生说道。

还有一些互联网打车平台利用打车的流量入口给用户推送“借款渠道”的界面,例如滴滴,在乘客打车支付钱后,一个称“您已经获得本周【借钱特权】,绿色申请通道已开启,本周仅一次”的界面。

陈先生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点击“进入通道”后需要开通滴滴金融的账户,绑卡测额度,声称最低日利率0.02%。陈先生贷了两万,每天利息是0.098%,也就是一万元每天9.8元的利息,年化高达35.28%,每月本息一起还,他感觉到后面比高利贷利息还高。

网络借贷问题引关注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州中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提出了“互联网金融企业应明确消费信贷的贷款利率、风险、还款期限及要求,避免虚假宣传;加强消费金融机构与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电商平台等跨平台合作,实现不同机构之间的数据共享,打通信息鸿沟,确保个人贷款需要和收入相匹配或者是与整体负债水平相匹配”的建议。

据介绍,广州互联网法院2018年8月成立,截至2020年底,累积了两年多的数据,已经受理了113223件涉互联网纠纷审判、执行案件,其中被告为自然人的互联网金融案件、网络直播打赏案件等涉及网络消费借贷的案件占比将近一半。

陈海仪称,我们通过海量数据分析发现,18-35岁的青年是互联网金融案件里面的“主角”,占比超6成。这其中虽然18至25岁占比4.32%,但是直播打赏案件当事人18岁以下占比94.73%。“我们发现如果在未成年阶段已经有直播打赏等不良互联网消费观念的话,成年后很容易陷入消费借贷的问题。我们接触了很多18-25大学生校园网贷的案件,他们很多是为了购买网游游戏装备,还有直播打赏,给明星打榜集资、包场、送应援礼物,所以我们认为未成年人直播打赏和网贷是有关联性的。那么18-25岁的年轻人习惯了互联网借贷后,到了25-35岁创业期,就更容易以贷还贷、进入过度借贷了,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问题还是非常的严重的。而且,18-25岁在互联网金融案件中占比不断上扬,25-35岁占比上扬的趋势更厉害,这种趋势是相当令人担忧的。”陈海仪称。

对于青少年消费借贷问题的严重性,陈海仪认为其背后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网络平台过度包装,一些机构利用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在各种消费场景中嵌入金融产品广告,过度宣扬借贷消费、超前消费享受等观念。容易诱导金融知识薄弱、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青少年滋生无节制消费观念。此外,目前互联网金融各平台之间缺乏综合管控,有些年轻人从这个平台上借贷了以后,即使欠了钱,在另一个平台也很容易借到钱,一旦出现逾期,极易陷入“以贷养贷”恶性循环。以广州互联网法院案件为例,九成以上的涉网贷被执行人除了进入法院执行的债务外还有其余债务未能清偿。

陈海仪认为要完善征信体系,防范多头借贷风险。加强消费金融机构与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电商平台等的跨平台合作,实现不同机构之间的数据共享,打通信息鸿沟,确保个人贷款需要和收入相匹配,或者是与整体负债水平相匹配。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李君也呼吁加大网络贷款监管整治力度。

李君在建议中谈到,随着小额借贷转到线上、网贷平台的产生,越来越多的人在知情或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享受到了网络借贷服务。多数网贷平台无需任何抵押就能简便地通过申请,无论是谁、无论年龄,只要有手机号、身份证就能贷一笔钱。很多人经不起诱惑,借款来冲动消费、超前消费,结果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因无力逾期或是无力偿还,被迫以贷还贷、借贷肉偿,更严重的甚至导致了种种悲剧的发生。

针对此,李君建议,健全网络贷款法律法规,强化监管力度。相关部门应加大对不良网络借贷的监管力度,要求任何网络贷款机构不得向在校学生发放贷款。中央金融管理、工商管理、行政管理、广告管理部门要一同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履行监管责任,强化监管力度。

与此同时,李君建议要求提高贷款申请门槛,用大数据平台分析借贷人的消费状况,对以债为生、无消费能力和还款能力的人不能发放贷款。对逾期后“罚息及违约金”,也需要透明合理计算,对“按天算息滚雪球”的高利率方式要加强整治和清理。

经济观察报 记者老盈盈

编辑/樊宏伟